季玟

洛珂。表字子玟。另字季玟。
混语c,也写写渣文。
主混三国。d5。主皮诸葛亮。
cp主吃玄亮。约盲。

诸葛亮铁杆粉。季汉铁杆粉。

列否?

立起flag.

占tag抱歉,主要是害怕自己又忘了……。

国庆假期还完戏和文就写约盲。

前两天就迷上了这个cp。没想到这么冷。

会是一发完小短篇试笔。意图抛砖引玉。

同好们不如一起搞事把这个tag壮大起来??

#大概是喜欢历史的原因。


#个人怀旧向。


#欢迎同好扩列。


#语无伦次的一点感想。


#慎入。





开始单纯是因为它的真实和残酷。

喜欢诸葛丞相。但其实我只看完三国演义的时候,对孔明并无太多感觉。罗先生太过重视表现他的能力,但是在很多移花接木的细节处仔细想想,丞相的人品可以说是被黑的够呛。

我在偶然的情况下翻完了诸葛亮传。仔细对比之后的事大家都知道了2333。

我一开始以为这是小说作者的锅。但后来我发现,读史得到的真实感,是比所有虚拟的情节都要高出一截的。而从某种角度上说。越真实,其实也就越残酷。
我就很莫名的沉迷着这种残酷感。读着白帝托孤虐心虐到强压鼻酸,冷静一会又抱起书来看秋风五丈原,哭一小会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抄起九伐中原。

…。

——后来我的思想可能上了个台阶。

所谓历史,无非是许多人的一生所构成的合集,反复地演绎,延续。

我也很想知道我的人生应该怎么过。
可我看不到未来的事情。
那么我就转身看看前面的人吧。

这些被载入史册的人身上都有很棒的闪光点,“要做他们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败在这儿”这种理由也是我前进的动力。

渐渐的我收集到的资料越来越多,闪光点越来越多,我心中的人物形象越来越饱满,不再是某一个单一的标签。于是我对诸位的敬仰又深了一层。再也离不开他们。

很美好的一段时光。

——最后,不久前,一位老师和我说。

学历史,不必把所有的精力放在英雄人物上。更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各个时代,政局的更替上,再结合对这些关键人物的理解,想想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啊老师原话好像不是这么说的。
这是我想了很久最后得出的结论。

比如历史上其实也有很多一件不经意的小事导致世界改变这种。
但是。历史无巧合,有果必有因。

我想,如果真正将这些背景和人物融会贯通,可能就会有某些…很厉害的大局观。(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。)
当然,在这个学习过程中,因为更多因素的加入,历史的真实和残酷都得到了两倍三倍甚至更多倍的加强。
大概是一种享受。

我现在,无疑还是有很多不足的。
甚至潜意识里隐隐约约我都可以感觉到我绝对有欠缺的地方。但就是说不出来。

这个时候就要感谢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指点过我的历史老师了。真的非常感谢。
毕竟如果还是我自己像以前一样靠着一腔热血孤军奋战,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想到这一层呢。

我。一如既往的热爱历史
并时时期盼着醍醐灌顶那一刻的到来。

【各种资料。。】(转载)三国相关

码住。

锦官城外月如霜:

收藏!


闻所闻而来:



各种资料库:







三國古地名和今地名對照表








 2016-04-04 20:58:55








七星關:今貴州畢節西南七星山上,傳諸葛亮祭旗處。








九江郡:治壽春。轄今安徽淮南巢湖以北地區,魏改淮南郡。








下邳:國名(國與郡級別性質一樣,國的行政首腦稱相)治所在今江蘇睢寧西北,轄蘇皖北部各一部分。








上郡:治所在膚施,今陝西榆林東南。








上黨郡:治所在壺關,轄晉東南。








上庸郡:漢末始置,治所在上庸,在今湖北竹山西南。








山陽縣:今河南焦作東,漢獻帝被廢為山陽公即此地。








山陽郡:山東金鄉西北。








廣陵郡:治所在今揚州西北,當時屬於徐州管轄。








小沛:即沛縣的別稱。








義陽郡:湖北棗陽東南。








子午道:從長安東南的杜陵穿秦嶺到漢中的通道,南口在今安康。








天水郡:治所在冀縣,今甘肅甘谷東南,東漢時曾叫漢陽郡,魏改為天水。








五原郡:治所為九原,在今內蒙包頭西北,呂布為五原人。








五丈原:在今陝西歧山南,斜谷口西。








太原郡:治所在晉陽,即今太原市西南。








中山:漢時郡、國,治所在盧奴(今河北定縣)








長坂:在今湖北當陽東北。








長沙郡:當時治所在臨湘,即今湖南臨湘。








烏林:孫劉破曹處,今湖北洪湖縣東南,長江北岸的烏林磯。








巴東郡:漢末劉璋設,治魚復,即今四川奉節東。








巴郡:原來的巴郡在劉璋時被一分為三,分巴東、巴西和巴郡,巴西治閬中(今閬中),巴郡治江州(今重慶)








龍編:在今越南河內東,天德江北岸,為交州和交址郡治所。








平原:有時稱郡有時改國,治所均在今平原縣西南。








東平國:治無鹽,即今山東東平。








東郡:轄魯西和豫東北,治濮陽(今河南濮陽西)。








東莞郡:漢末設,治所在今山東沂水東北。








東海郡:治郯(今山東郯城北),陶謙時為徐州治所在郯,後遷到彭城。








北地郡:治富平,今寧夏吳忠西南。








北海郡:有時稱國,治營陵,今山東昌樂東南。








盧龍塞:即今河北喜峰口。








代郡:治代縣,今河北蔚縣西南。








白馬:在今河北滑縣,當時在黃河南岸,與北岸黎陽津相對。








白帝城:在四川奉節白帝山上,是東漢處公孫述建,他自以為是白帝,故命名。








漢中郡,治南鄭(今陝西漢中東)。








永昌郡:轄今雲南大理及哀牢山以西,治不韋,即今雲南保山東北。








弘農郡:治弘農縣,即舊函谷關地,在今河南靈寶北。轄黃河以南,宜陽以西。








遼東郡:治襄平,即今遼陽。








遼西郡:治陽樂,即今遼寧義縣西。








西縣:諸葛亮第一次北伐屯兵處,在今甘肅天水西南。








西河郡:漢時西河郡轄今內蒙伊克昭盟東部及晉西地區。治茲氏,即今汾陽。








揚州:漢揚州包括江蘇的江南、安徽的淮河以南及浙江、福建、江西三省。三國時魏、吳各有揚州,吳揚州治建業,魏揚州治壽春。








夷陵:在今湖北宜昌東南。吳後改西陵,晉又改夷陵。








華容:今湖北潛江西南。








延津:今河南延津,當時在黃河以南。從延津東北至滑縣的渡口,也統稱延津。








合浦郡:治合浦,在今廣西合浦東北。








會稽郡:治三陰,即今紹興,轄浙江的錢塘江以南和福建。後吳又增設臨海、建安等郡,轄地縮小。








交州:東漢交州治番禺,即今廣州,轄今兩廣及越南北部。吳分交州為交州和廣州,廣州治番禺,交州治龍編(在今越南河內東),交州轄今越南北部和兩廣的雷州半島和欽州地區。








齊郡:治臨淄(在今山東臨淄)。








朱崖郡:孫吳時設置,治徐聞,在今雷州半島的徐聞縣西,稱海南島為朱崖洲。








并州:東漢和魏治晉陽,轄今山西大部以及內蒙、河北各一部。








米倉道:從漢中沿著濂水谷道和巴江谷道到四川巴中的道路。








江夏郡:漢時治安陸(今湖北雲夢),轄今河南、湖北各一部,三國時魏吳各有江夏,魏在上旭(今雲夢西南),吳在武昌(今鄂城)。








江州:即今重慶嘉陵江北岸。








汜水關:在今河南滎陽汜水鎮,也就是虎牢關,演義里把一個關兩個稱呼誤以為兩個關。








汝南郡:治上蔡,即今上蔡西北。








安定郡:治臨涇,今甘肅鎮原東北。








祁山:在今甘肅禮縣東北。








陽關:在今甘肅敦煌西南古董灘附近。








陽平關:漢陽平關在今陝西勉縣白馬河與漢水交接處,蜀漢的陽平關在在漢陽平關南,今寧強西北。








陰平郡:曹操時設立,治陰平(今甘肅文縣西北),後被蜀漢占有。鄧艾滅蜀時經過的陰平道是指從今文縣穿越岷山山脈,經過四川平武、江油到成都的道路。








麥城:今湖北當陽東南沮水、漳水之間。








趙國:即邯鄲郡,治邯鄲。








蒼梧郡:治光信(今廣西梧州),轄梧州及湖南、廣東一部分。








赤壁:一般認為是今湖北蒲沂西北的赤壁山,也有說武漢以南的赤磯山。蘇東坡把湖北黃岡的赤鼻磯誤作赤壁,又被稱為東坡赤壁。








鄴:今河北臨漳西南。是冀州和魏郡的治所。








吳郡:治吳縣(今蘇州),轄今蘇南浙北,包括杭州在內。








廬江郡:治所在舒城,即今安徽廬江西南。








廬陵郡:孫策時設置,治廬陵(在今江西泰和)。








沛國:治相縣,在今安徽,和沛縣即小沛是不同的概念。








汶山郡:治汶江,在今四川茂汶羌族自治縣北。








隴西郡:治狄道,今甘肅臨洮南,魏移到襄武,即今隴西。








陳倉:在今陝西寶雞市東。








陳國:獻帝時改陳郡,治陳縣,即今淮陽。








陳留郡:治陳留,在今開封東南陳留城。








昭陵郡:吳開始設置,治昭陵,即今湖南邵陽。晉為避司馬昭諱改邵陵郡。








青州:轄今山東東北部和河北的一小部分,治臨淄。








武昌:原名鄂縣,今湖北鄂城,孫權時改。








武威郡:治姑臧,今甘肅武威。








武都郡:治下辨道,在今甘肅成縣西。








武陵郡:治臨沅(今湖南常德西),轄今鄂西南、湘西及黔桂各一部分。








芒碭山:在河南永城東北,分芒山和碭山,演義中張飛一度在此落草。








昌邑郡:漢昌邑郡或國、山陽郡是同一概念,治昌邑,在今山東巨野東南。山陽郡和獻帝被廢後居的山陽縣不是一個概念。








昌黎郡:魏始設置,治昌黎,(今遼寧義縣)。








金城郡:轄今甘肅蘭州以西和青海一部分,治允吾(今甘肅永靖西北),漢的金城縣是指今蘭州,不在金城郡轄內。








京城:今江蘇鎮江,209-211年孫權從吳移治此。東晉開始改叫京口。








兗州:轄今山東西南和河北東部,治昌邑。








河內郡:轄今河南的西北部,治懷縣,在今河南武陡西南。








河東郡:轄今晉西南地區,治蒲坂,關羽為河東人。








河間郡:有時是國。治樂城,今河北獻縣東南。








河南郡:治洛陽,東漢時郡的首腦稱河南尹。








瀘水:今雅礱江下游及金沙江和雅礱江交匯後的一段。








油口:又叫油江口。赤壁戰後硫備曾駐軍於此,在湖北公安北,是古油水入長江口。








定襄郡:治今內蒙和林格兒西北。








官渡:在今河南中牟東北。








房陵郡:東漢房陵郡,魏改新城郡,治房陵,即今湖北房縣。








建業:今南京。








建寧郡:原叫益州郡,劉備時改,治昧縣(今雲南曲靖)。








建安郡:孫吳時分會稽設置,浙江、福建由此開始分治。治建安,在今福建建甌。








始興郡:孫吳分桂陽郡設置,治曲江,在今廣東韶關南。








始安郡:孫吳分零陵郡設置,治始安,在今廣西桂林。








沓中:姜維屯兵處,在今甘肅舟曲西、岷縣南。








城陽郡:治莒縣,即今山東莒縣。








荊州:轄今湖北、湖南及河南、貴州、兩廣各一部分。原治漢壽,在今湖南常德,劉表治襄陽,後吳魏各有一部分,吳治江陵,魏治襄陽。








勃海郡:治南皮,今河北南皮東北。轄今天津及河北、山東各一部分。








南陽郡:治宛城。








南郡:治江陵,孫吳曾移治公安。








滎陽郡:曹魏時始設置,討董卓時尚未有滎陽郡,更無滎陽太守的稱呼。








趙郡:在今河北邯鄲一帶,治邯鄲。








臨川郡:孫吳在今江西撫州一帶分豫章郡設臨川郡,治南城,即今江西南城東南。








臨渝:又稱渝關,即今山海關。








幽州:轄今河北北部、遼寧大部北京市和海河以北的天津市,治所就在今北京城西南。








信都郡:又稱廣川國,治信都縣,在今河北邢台西南。








濟陰郡:治定陶(今定陶西北)








濟南郡:治東平陵,即今山東章丘西,晉移歷城(今濟南)。








泰山郡:治奉高,在今山東泰安東北。








桂陽郡:治彬縣,即今湖南彬州,轄今湘南粵北。








常山郡:治真定,即今河北正定。








夏口:漢水入長江處,也稱漢口、沔口、魯口。孫吳在蛇山上築夏口城。








柴桑:在今九江西南,孫權在赤壁之戰前駐柴桑,他的治所仍在吳,只是把柴桑作為臨時指揮部。








逍遙津:在今安徽合肥東北。








徐州:治郯城,在今山東,曹魏時移彭城。








膠東郡:有時是國,治即墨,在今山東平度東南。








高陽郡:治高陽,即今河北高陽。西漢初酈食其自稱「高陽酒徒」,是高陽鄉,在今河南,與高陽郡無關。








益州:轄今四川、陝南、甘肅一小部分,湖北的西北部,雲貴大部。本來治雒(今廣漢北),劉焉時移綿竹(今德陽東北),再移成都。








益州郡:治滇池,在今雲南晉寧東,益州郡和益州是兩個概念。蜀漢改為建寧郡。








涼州:轄今寧夏、甘肅及青海、陝西、內蒙各一部分。原治隴縣(今甘肅張家川),曹魏移姑臧(今武威)。








琅邪國:治開陽,即今山東諸城,諸葛亮是琅邪人。








梓潼郡:劉備稱帝前分廣漢郡設梓潼郡,治梓潼,即今四川梓潼。








斜谷道:秦嶺太白山發源的褒水向南流入漢水,斜水向北流入渭水,利用這兩條河谷開闢的道路叫褒斜道,又叫斜谷道,斜谷的北口在今陝西眉縣西南。








清河國:治甘陵,在今山東臨清東。








涿郡:治涿縣,即今河北涿縣。








淮陽郡:治宛丘,即今河南淮陽。








淮南國:治壽春(今安徽壽縣),轄今安徽淮河以南部分。








漁陽郡:治漁陽,在今北京密雲西南。








涪陵郡:治涪陵(今四川彭水),劉備始設置。








梁國:治雒陽(今河南商丘南)。








博陵郡:治博陵縣(今河北蠡縣),建安末廢。曹魏時又改博陵縣為博陸縣。








博望:在今河南方城西南。








葭蔭:在今四川廣元西南,蜀漢改漢壽。








健為郡:治武陽(今四川彭山東),轄今四川南部和雲南貴州各一部。








街亭:在今甘肅莊浪東南。








穎川郡:轄今河南中部,治陽翟(今河南禹縣)。








魯郡:治魯縣(今山東曲阜)。








敦煌郡:治敦煌縣,在今敦煌西。








渭橋:漢時在長安附近有渭橋,中渭橋在今咸陽東十公里處,東渭橋在灞水入渭水處,西渭橋在今咸陽南。








零陵郡:轄今湘南桂北,治泉陵,即今湖南零陵。當時的零陵縣在今廣西全州。








蜀郡:治成都,轄地北到松潘,南至宜賓。








雍州:東漢末始設置,曹魏時轄今陝西中部、甘肅東南部及寧夏、青海各一部分。








鄱陽郡:漢末孫權設鄱陽郡,治鄱陽縣,就在今江西鄱陽。








譙郡:曹操在建安末年分沛國設譙郡,治譙縣,即今安徽亳州市。曹操是譙縣人。








黎陽津:在今河南濬縣東,是古黃河北岸的重要渡口,與南岸白馬津相對。








豫章郡:治南昌(即今南昌),原轄境大致同今江西省,後孫吳劃分了幾個郡,轄地縮小。








冀州:治鄴(今河北臨漳西南),轄今河北中部、南部和山東、河南各一小部分。








襄平:在今遼寧遼陽。








襄陽郡:治襄陽,即今河南襄陽。





汉相。

#丞相忌日农历八月二十八。


#私心玄亮占tag歉。



#潜水许久的透明冒泡。暗戳戳的求眼熟。



#一派胡诌文笔还渣。慎。
渣成这样怕是只有跪求丞相祥瑞御免的份了。




处天地之苍茫兮,观繁星于夜阑。
听秋风而幽寂兮,提笔以抒感伤。
年少英霸逸群兮,吟梁甫于南阳。
结友游历山林兮,管乐尽作笑谈。
羽扇纶巾躬耕兮,不求闻达贵显。
幸昭烈垂三顾兮,道三分乃出山。
得命始赴柴桑兮,巧舌引孙刘联。
收江南督三郡兮,调赋税军民安。
将引军取汉中兮,足食兵待捷传。
喜蜀地归囊中兮,哀落凤哭士元。
汉神器遭窃居兮,联上书以规谏。
继大统立季汉兮,助重宣光为汉相。      
七百里火海燃兮,叹孝直命归天。
鱼水君臣殊途兮,孤臣不负武乡。
感念君可自取兮,泣竭股肱继以死。      
建兴而扶幼主兮,开相府以治事。
三年春亲平南兮,七擒纵得服心。
兴汉室数北伐兮,将离临表涕零。
武侯数出祁山兮,上下同心戮力。
蜀中风化肃然兮,路不拾遗夜不闭。      
只怨天不与寿兮,密表付琬后事。
五丈秋风萧瑟兮,此星坠后长夜寂。      
奈何旧都百里兮,未还而此生尽。
三尺汉土忠魂兮,鞠躬尽瘁耀古今。
青史读来垂泪兮,仰首空问曷此极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

【转】对于新手来讲,写小说要做好哪些准备?

苏云折:

叶迢:



人間失憶:







我已经抛弃大纲很多年导致现在写文必坑了。




是时候捡回来了。




写作技法guide:







来自知乎 原帖点这里








一、科学的写作流程;
以下是我的写作流程,未必最科学,但解决了我卡文、写得慢、经常太监等问题。

   







1,写作前准备

   



   





  • 想梗




梗,又叫噱头,或者叫灵感。你最初被什么触动来写这个小说?   








     我要写一个费仲和纣王的XXOO文,充满撕逼、陷害、反社会人格、你爱不爱我等元素。   


   



   





  • 脑内小电影(烧脑)







在脑内构建初步人物形象,并把故事从头到尾走一遍。
目的有二:
a,对故事有整体把握
b,了解人物的内心
初学者写不出大纲,多半是没走脑内。他只知道故事开头、故事结尾,最多加个扣人心弦的高潮。而一篇小说上百情节,数十场景,只有开头、结尾远远不够。
其次,写对手戏时,作者只能思考主角情绪,配角情绪想不到。比如受德打费仲一耳光,费仲是屈辱、心寒、愤怒、想报复,或兼而有之?他会忍耐、离开、还手、还是暂时忍耐以后狠狠报复?这些东西提前不想,临写到才想,就会很卡很慌张。
提前想好,写时候就不用分心,专心致志描写耳光多么脆就好。

   





  • 写故事梗概




走完脑内,   


立刻把情节写出来,否则会忘。   








     费仲从小被母狼叼走,跟狼群长大,十来岁被人贩子卖到朝歌成为帝乙的死士。他用野兽的规则解读人类社会,不懂爱。     



受德是个早产儿,母早亡,父多病,他也从小身体不好郁郁寡欢。费仲野兽般强健的体魄令小受德很崇拜。     



两人秘密搞上了。   





故事梗概注意连贯性。角色做一件事的动机要写清。

   



   





  • 写大纲




写作有个冰山理论——好小说像冰山,写出来只有八分之一,隐藏的有八分之七。   



这一步是   


对原始故事进行裁剪,剪出要写的八分之一。   








     第1章,费仲认为自己是狼,被人贩子用肉包子药倒,卖到朝歌成为帝乙的死士。死士伤亡率太高,费仲遂假装刺客刺杀受德,然后主动请缨去保护受德。帝乙允。     



     


要点:全略写。严格限三。     



     



第2章,费仲认为受德很漂亮,软硬兼施把他搞上手。初次XO受德叫疼,费仲给他一耳光。两年后帝乙察觉,决定杀费仲。费仲逃出来打算带走受德。受德一口同意,并表示要和费仲去太庙拜天地。     



     


要点:私奔详写。拜天地详写。   


大纲包括两部分,一部分情节概述,一部分详略和特殊注意之处,比如这一段要煽情,那一段要惊悚。   



   



   





  • 修大纲




是否这一章高潮密集,而那一章没有一个高潮?悬念都解了么?伏笔都用了么?   



   



   



2,写正文   



   









  • 初稿







初稿写作速度应该和打字速度相当。 每一个画面你都想象过了,哪详哪略也心中有数。简单粗暴地写出来吧。。
没写完禁止看前文。
禁止边写边改。




不管文笔。

   





  • 二稿(烧脑)




通读全文,标出哪里不对,哪里惊艳。   


写一个修改大纲,然后通篇修改。   



如果没有修改大纲,心血来潮改一句改一句,很容易一改收不了手,最后弄出另一个版本。   



   



   





  • 三稿




修字句、细节。注意,   


前两稿不用管文笔,这一遍才用注意文笔。   



   



   



3,写作后:   



   









  • 投稿吧!




别让稿子睡在硬盘。   



编辑在退稿信里一句指点,够进步很远。   



   



   



   



   



   


二,提升情节的秘技——样文分析(烧脑);   



   



1,样文分析的流程:   



   





  • 每篇样文至少读五遍。




  • 总结小说共有几个情节,概述每个情节内容。




  • 分析每个情节的作用。是伏笔,是悬念,是塑造人物、是引出下一步情节、还是呼应了前文伏笔?——这一步你可以感觉到小说的结构了。好小说没一句废话,没一个废情节。




  • 分析人物性格。为什么无邪天真这么讨读者喜欢?他们身上有哪些特质?哪些细节令读者怦然心动了?




   



2,示例——分析《潜伏》开头   








     1,情节总结     



1-1 街头两个拉黄包车者,有黑白纪录片感 日外     



字幕:重庆 1945年 3月     









  • 分析——开篇极短地渲染出民国气氛。




  • 心得——特殊历史背景的长篇故事,开篇一定要渲染时代色彩。但除非写得特别有趣,否则别多。




     



1-2 阁楼 日外     



画面由黑白转彩,余则成戴耳机坐于暗室,耳机内传来骂国民党的话。余则成疲惫地摘下耳机。     



特效顺耳机线抵达一个按在吊灯后的监听器,吊灯下是明亮客厅,几人坐在沙发上高谈阔论。     









  • 分析——主角出场,迅速营造悬念:在监听谁?被监听者有危险么?监听者会被发现么?随后切到被监听者,被监听者毫无察觉。




  • 心得——信息不对称可营造紧张感,如,读者都知道刹车坏了,主角还高高兴兴带老婆兜风,车开得飞快。







看写《写作指南》得到的经验,远不如分析样文得到的深刻。   



   



3,样文分析进阶:   



我写不好伏笔怎么办?分析伏笔多的小说。   



我写逗比小说读者不笑怎么办?分析搞笑的逗比小说。   



怎么才能让读者哭?分析你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说。   



写作是可以自学的,哪里欠缺,就针对缺点分析样文。   



针对性样文分析示例:   


怎样埋伏笔才不突兀? - 白露的回答   



   



   



   



三,提升文笔的细节   



   



   





  • 少用“着的了是那就”等虚词,少用副词形容词。




原文:老子是个十足的痞子,胸无大志。多年以来,老子勤勉地保持着白天睡觉、晚上活动的优良传统。   



改后:老子十足地痞,胸无远志,多年来保持白天睡觉、晚上活动的优良传统。   



   









  • 用最简单的句式。




原文: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后退一步,到达安全距离内。然后深呼吸,平定心情,中气十足地向她吼道:“你杀人啊!”   






修改:我迅速退至安全范围,深呼吸,吼:“你杀人啊!”

   



   





  • 按顺序描写。高中教的“从上到下”、“从远到近”、“从整体到部分”就是这个。







原文:十七八岁的模样,身姿秀挺,五官清妍,素脸朝天,连簪子也没插一根,清爽干净,宛然竹生空谷。

   






修改:少女十七八岁,宛然谷中翠竹,身姿秀挺,素面朝天,簪子也没一根。(顺序为总——分)

   



   





  • 读出来,寻找最顺嘴的句子。(烧脑)




原文:我想他可能是有一点生气了。   



修改:我猜他生气了。   



   



   





  • 每天写。写文如压腿,一天不压膝盖就硬了。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






写小说就这样,想进步快,必多吃苦。提笔就写想哪儿写哪儿当然爽,但这样写写写多年也难进步。

   






走一次脑内、改一次二稿、作一次样文分析的进步,远超漫无目的的写写写。

   






最后,给题主的建议:







  • 开篇就要写完,捏着鼻子也要写完,写成一坨翔也要写完。写完一定要改二稿。







纯文字技巧,写写写就能进步。结构、伏笔之类技巧,只有写完全文、通篇思考才能进步。







  • “写不出我想要的感觉”是伪命题







感觉不是“写出来”的,是情节堆出来的。要写她伤心,与其写她怎样梨花带雨,不如写:“爸爸去世后第三天,她收拾爸爸的遗物,看见一个很旧很旧的手工娃娃。那是八岁手工课上缝的,缝得很丑,送给了爸爸的。那时爸爸还年轻,头发乌黑,身材挺拔高大。如今,爸爸老成一小盒骨灰,埋在记忆里。”
有的情节本身不悲伤、不热血、不惊悚,文笔再好也写不出悲伤、热血、惊悚的感觉。












老天使吃人不吐皮:

“我只说一件事。
刘备在白帝城去世的时候,诸葛亮陪伴在他身边。
也许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刘备想起已经死去的关羽、张飞,会稍许感到安慰。到了那个世界,他不会寂寞,桃园结义的豪情,会继续在那个世界散发光辉。
二弟,三弟,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。
他也许还会想到曹操。这个与他争雄了一辈子的乱世枭雄,三年前先走了一步。天下英雄,唯使君与操耳。在那个草长莺飞的下午,曹操面对着他说出了这句话,看似轻飘,实则重磅。那一段寄人篱下小心翼翼的日子过后,刘备再也没有见过他,但这句话,却影响了他几十年。真正了解对手的,终究只有你的对手。想至此,他脸上泛起一丝笑容,眼睛却模糊了。
曹公,如果能在地狱见面,再煮一次青梅吧。他怀念自己纵横中原大地那夕阳下的奔跑,想起那些鸡飞狗跳的逝去的青春。他看到一道充满人性的光芒笼罩了自己,他知道尽头已经来临。
再见,未竟之志;再见,跌宕乱世;等我,我的兄弟,等我,那些棋逢对手的英雄们。


刘备去世之后,诸葛亮首先想到的绝不会是悲痛,他只会更沉重,只会感觉有一座大山正在慢慢压向他的肩头。
如何保持蜀汉政权的平稳交接,这是个问题。虽然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诸葛亮保证了这一点,但在当时,局面绝不会那么平静。
早在刘备病重的时候,汉嘉太守黄元就已经谋反,举兵侵犯临邛县。虽然这次叛乱很快就被镇压,但从一个侧面也可以证实,有一些人,正在蠢蠢欲动。
更何况,刘备托孤遗言,也太暧昧,让人心神不宁。
君才十倍曹丕,必能安国,终定大事。若嗣子可辅,辅之;如其不才,君可自取。
诸葛亮当然不可能自取,那是篡汉,是王莽,他绝不会这样做。
但,难保其他人不会这么想。


刘备死在白帝城,当时在那里的,除了诸葛亮,还有尚书令李严,和两个小王子刘永、刘理。
而坐镇成都的,只有那个不满二十岁的太子刘禅。
站在当时诸葛亮的角度,他不可能不对成都感到担心,对刘禅感到担心。
这个年轻人能不能镇住各方势力?
平静的水面之下,通常会暗流涌动。
建立在益州的蜀汉朝廷,根基并不安稳,荆州系,益州系,中原系,各种势力交织龌龊。其中,有的不得志,有的风光一时。
在这种时候,如果有人在成都软禁刘禅,拥立两个小王子其中之一为帝,并非不可想象的事。
不过谢天谢地的是,两个小王子都在诸葛亮身边。


蜀汉没有史官,所以我们在三国志里只能看到刘备病逝,刘禅登基,诸葛亮被封武乡侯。一切充满了莫名其妙的平稳和顺理成章。
但我是不太相信的。我宁可不要脸的承认自己在阴谋论,也认为诸葛亮在那个危机四伏的时间段里,一定发挥了巨大作用,保证了局面的平稳,保证了蜀汉没有分裂成乱七八糟的几块。
然后再次不要脸的承认,因为有了诸葛亮这次的力挽狂澜,才有了之后蜀汉几十年的安全。
诸葛亮,对得起托孤重臣这四个字。


在那之后,诸葛亮成了蜀汉实际领导人,他指引着蜀汉的方向,带领蜀汉人民迈向辉煌。
但他没有暨越,没有功高震主,同样为丞相,他却没有做另一个曹操。
在他的统治阶段,蜀汉连续伐魏,都以失败告终。
想到一个老人屡次带领军队踏上征途的场景,我不会感到热血沸腾,我只会感到凄凉。
到底是为了什么,会让一个老人有着这样的执念,甚至为此病逝于军旅之中,而不是家中温暖的床上?
理想,撑起了孔明最后的人生。这个理想由刘备建立,由诸葛亮继承。


五丈原。
病入膏肓的老人躺在行军床上,他明白自己大限将至。
他努力想保持清醒,可他做不到。他总是不由自主的去看身旁的年轻人,想要从他身上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。
年轻多好啊,姜维。
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。
在模糊的视线里,孔明看到了一道光芒。顺着那道光芒,一座乡野村庄跃然眼前,那里绿树成荫,鸟语花香。
有一个中年人正在敲门。请问,孔明先生在家吗?


老人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眼角滑下一滴泪水。
诸葛亮,终年五十四岁。”


cr知乎
大晚上的背出师表,有点想哭#会不会是个傻子#

夜空中最亮的星【维亮】

这个脑洞好吃啊qwq

坐看飞霜满:

夜空中最亮的星【维亮】
*OOC预警,没有逻辑预警
*总之很渣
*刀
*梗源网易云音乐《蜀•御风》评论,有改动
“丞相,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,是你吗?”诸葛亮诧异地转过头来,看到卸了甲的青年,一身布衣伫立在他身后。
“伯约?你刚刚说什么?”
青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,声音也低了下去:“我、我是说,丞相,夜空中最亮的星……”
“听不清……”
“丞相……夜空中最亮的星……”
“听不清啊……”
姜维茫然地抬头,却撞上那人掩在白羽扇后一抹难以掩饰的笑意。
“伯约,孤可不是星君下凡啊。”诸葛亮好笑地看着涨红了脸的青年,“好啦好啦,只是一个玩笑。伯约的话,孤当然听得清。”
姜维怔怔地瞧着诸葛亮,他听出了自己的下一句话,自然也听出了自己的心思……
诸葛亮用羽扇拍了拍姜维肩头:“伯约,回去罢。明日还有明日的事要做,孤的奉义将军。”
孤的,奉义将军。
“是!”姜维眼睛亮了起来,几步追了上去。
诸葛亮后来想起那时的姜维,总是忍不住微笑。那个时候,他眼睛里映着漫漫星影,湿漉漉的,好像一个孩子,吃到了糖果的孩子。
而姜维只是含着那句话反复咀嚼,痴痴地想着,要是每年都可以和丞相这样,并肩看这星空,看这山河,哪怕什么杀伐征战呢。每年,每年……
—几年之后—
“丞相,丞相……”
诸葛亮听见了姜维的声音,吃力地转过头来。
还是那样的眼睛……湿漉漉的,好像还盛着一捧星子,还有些他熟悉的东西……
“丞相,您是夜空中最亮……”
什么?他听不清青年的声音了。糟糕,他自嘲地想,伯约一定会生气吧……自己违约了……
青年的声音越来越模糊,终于听不见了。
—很多很多年以后—
老者伸出一只手,拂去面前牌位上的一点尘埃。
五丈原的秋风吹了这么久这么久,终于给青年的两鬓染上了霜白,却吹不走他眼里的星星,还有执念。
他站起身走到窗前,云掩住了一切,夜,很黑很黑。
看不见了,看不见一直指引着他的那颗星星。他对自己说,无妨,这只是黎明前的黑暗,明天,明天,季汉的朝阳就会到来,到那时,每夜都能看见,夜空中最亮的那一颗星。
“丞相,夜空中最亮的星……”
再没人应他一声,我听不清。
是日,正月十七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自己的碎碎念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姜维忌日,正月十八。
夜空中最亮的星,在姜维心中是诸葛亮,并不因斯人逝去而黯淡;在诸葛亮心中,是继承他的姜维,能把季汉的星火再传;也是指季汉本身就是最亮的星。(然而我并没有表现出来)
姜维对自己说的那段话是他给后主的上表:臣将使社稷危而复安,日月幽而复明(划重点)。
啊总之写得极渣,啥都没写出来。
以及跪求各位太太产粮,我已经饿得抱着N久之前的四十米长刀嚼嚼嚼然后泪流满面地说真好吃了

【玄亮】蒙尘之事

大口大口吃着混玻璃渣的糖…。

瑶卷:


主公是鬼魂,鬼节进人间,来见丞相。
故事前提主公生前,主公猜疑军师,军师疏远主公。白帝城中用的是比较恶心的设定就是刀斧手(应该都是明白的吧,卷卷不解释了)
故事有些没头没尾,姑且算作七夕贺文好了
#ooc  废逻辑废情节






刘备来人间的第一天飞奔向成都。





第二日清晨,他看刘禅下朝之后,便决定去卤城,鬼可夜行千里,日行八百。夜半时刻来了挂着那样大一面汉旗的汉军军帐。





中军大帐。刘备停在帐门前,脑中响着百姓们的话。“丞相可早要当皇帝了,那三年前……”刘备已是一只鬼了,心中的情绪再不如从前起伏。但他还是打心底里冷笑,白帝城中未下手,究竟是对是不对?




幽幽的一盏灯。刘备看着透出的灯影,终于进去。




他一下怔住了。完全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白衣人。孔明的头发已经微微花白,清瘦得不得了,宽大的衣服微微打颤。他伏案在写东西,手指已经显得枯槁,脊梁显得佝偻了。





按理刘备已成了鬼,无伤病疼痛,但他心里还是撕裂一样地疼。要不是他身上的衣服和案上的羽扇,他几乎不敢相信那是孔明。面前的人完全无法与记忆中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重合,孔明,七年过去,你如何了?




孔明轻轻咳嗽起来,搁了笔捧了一旁的茶盏来。刘备看着孔明下咽茶水,忍不住上前去拦他,已经是深夜了,这茶盏里定是冷水无疑。孔明胃不好,不能喝冷的,刘备看着自己的手穿过孔明的手,微微一怔,才想起自己已经是一只鬼了。




孔明丝毫无觉,他放下茶盏,抬手揉揉眉心,抬头望向某个方向。刘备顺着看过去,心中一动,那是他的牌位。刻着汉昭烈帝刘备之灵几个字。





他认得,他认得,那是孔明的字。刘备微微一颤,回过头去看孔明,心里霎时刀割一般疼。





是他几乎没有在那双眼睛里读到过的眼神,温和带着眷恋期盼的瞳孔。孔明微微一笑,眼睛随着嘴角扬起一眨。而后又低下头,拾起笔接着写。





刘备看着孔明低头的侧影,心中如波涛翻涌。是他看错了?可他自己的灵位仍在那里摆着,不,不会错的。那么,是他错了?那些戒备与疑心都是错的?





刘备看向伏案的白衣人,心中默默算了算,五十一岁,孔明今年该是五十一岁。他五十一岁时,新占了益州,正是得意正好之时。怎么到了他就……





刘备轻轻伏下身去,明知摸不到,却还是将手轻轻附在孔明的鬓发边,怎么也不愿意拿开。真是自己错了?刘备问自己。





刘备望望外边,该是过了三更了。孔明终于写毕,合了帐门,吹了灯火,解开衣裳要睡了。刘备分明看见,自己送他的那柄章武剑,放在他塌上。




在下一刻刘备就觉得方才根本不要紧,他分明看见,孔明的里衣在心口处绣了两个字。什么字?刘备想要看清,孔明却已经盖上被子合上双眼不给他机会了。




刘备瞧见孔明厚重的被子一愣,正是初秋的季节,就盖上这样厚重的被子。怎么,他身子不好到这般地步不成吗?仿佛要印证他的回答一般,孔明咳嗽几声,眉头又紧紧皱起来。




刘备看在眼中,久久没有回神。真的,是他错了?




第二日刘备从外面游荡一圈回来时孔明又坐在案前了,他抬头与底下人吩咐“去把伯约叫来。”刘备闻言不禁皱眉,这“伯约”他可不认识。




刘备在姜维进来的一刻愣住。眼见着孔明站在地图边等他过去,却是不敢再看一眼。像,刘备自己都觉得像极了,简直是自己的一面镜子。





心如刀割是什么滋味,刘备本以为自己早就明了,但却比不上此刻。看着孔明看姜维时的眼睛,刘备心知不是巧合。千般滋味涌上心头,刘备承受不住地弯下腰。




是他的错,是他的错。白帝城里,永安宫中,是他错了。





与姜维谈到一半一个小兵进来禀报“丞相,那天从魏国来的那个人求见。”孔明眉头微微一皱“让他进来。”那人行了大礼,不顾姜维在旁,便开始滔滔不绝。





刘备眉头一抽,这人他认得,是旧时永安宫一名侍卫。怎么辗转到了魏国,还来了汉营?刘备听了半晌,大意不过是劝孔明去魏罢了。





刘备简直想要大笑,如此渺小之辈,竟妄图策反一国丞相?却听那人道“不瞒丞相说,在下曾是永安宫一名侍卫。在下知丞相忠于先帝,不知丞相可知先帝如何待丞相?”





刘备心知不妙,下意识祈祷别让孔明知道。那人趁孔明思索之际,急忙道“当年章武三年,先帝托孤给丞相,外人皆知诚意托付,只我知道,那是个阴谋!”




孔明听他言,不知为何有些心虚,迫切地想要听下去。“先帝当年埋了二十刀斧手于帐后!若丞相所答非先帝所愿,以摔碗为号,即刻动手,不留情面!”




刘备不想自己做的事就这么被轻易说出,与姜维同时,扭过头去看孔明。孔明神色如常,右手捧起茶盅道“胡言乱语,亮一个字也不信。”




说罢吩咐手下士兵“不必再留情面,立刻斩了就是。”“丞相!”那人被士兵拖出去,口中仍大声喝着孔明。





姜维却慌忙回神,去瞧孔明。茶盅摇摇欲坠,孔明的笑还未褪去,额上汗珠却已显眼。“丞相!”姜维一声惊呼,急忙抢了茶盅去,微伏下身子去瞧孔明。




松了茶盅,孔明的手猛地垂下,又紧紧捂住胃皖处,冷汗往下滴。刘备看见,心知为何,心中剧痛,竟想冲过去与孔明解释,是我错了,我知道你的心了,对不起,对不起。




可惜了他两人阴阳相隔。姜维慌张问道“如何?”孔明左手攥住姜维递过去的手,狠狠握住。疼,极疼。指尖都有些发麻,冷汗更是不停地出。




自那人的话出口,便似火烧一般燎起来,然后又似被浸进冰中。他脑中又是白帝城中那一夜,刘备握着他的手,情真意切道“君可自取。”




心里也一样地疼,他突然有些无措了。心里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,但他还是先安抚姜维道“无……无妨。”姜维焦急的神色映在孔明此时已经视物有些模糊的眼睛里,几乎就是刘备的样子。





孔明一怔,转而闭眼。他没有考量刚才那人说话有几分可信,也想强迫自己忘了,自己是在永安宫见过他的。





刘备张口,手也抬起来。他方才看到孔明半分不信却要斩了那人还奇怪,原来,是如此。刘备的眼泪落下来,想上去解释又想起他们两人,阴阳相隔。




姜维着急“怎么无妨?我去唤军医……”孔明再次攥紧他的手“不必,片刻就好……”姜维焦急,却也无办法,关心地看向孔明。





半晌,孔明松开手,坐直对着姜维扯扯嘴角“伯约放心,无妨。”姜维拧着眉头“不过是胡言乱语来蛊惑人心罢了,丞相莫要放在心上。”




孔明盯着姜维面庞,问道“伯约,若你我异地而处,你信是不信?”姜维一愣,心中明白该是劝孔明的“自然不信。伯约儿时便听先帝道得丞相为鱼之得水,怎么会做出如此之事?”




孔明不语,只看着姜维面容,微微笑道“伯约说得是。”刘备看着,面前仿佛又是在汉中之时,他要孔明留守,摆了一堆理由在他面前,孔明只看着他,看了许久,微微笑道“主公说得是。”





那时不觉,此刻想来该是字字如针,刺在心上。




孔明开口道“伯约且先回,有事亮会再叫伯约前来。”姜维答应,抱剑长躬,退出去了。孔明微微抬头,仍是望着刘备的灵位。




良久,刘备瞧见孔明嘴唇微动,不禁凑过去听。孔明道“不知主公见亮今般情景,可否会后悔……”刘备缓缓闭上双眼,会,孔明,我后悔了。




孔明突然住了口,又一次捂住胃皖处,头仍抬着,冷汗流下。刘备心中疼之又疼,浑身都微微发抖,把手轻轻附在孔明肩上。




见孔明嘴唇微动,刘备犹豫一下,将耳附在一旁。“何事,哪一件……”刘备一吓,以为自己竟是被孔明发现,却又听得他继续道





“错了何处,要你如此多疑……”








可能是有后续的


更新的份上祈祷
希望卷卷快点好起来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塞一嘴糖xx

菩提伽耶:

我是谁?

我在哪?

我不是来看三国的吗?

怎么被塞了一嘴的糖?